闲猫动态

news

同城约会
返回列表
有一个同城约会,等你的到来
2020-03-09      闲猫星球
  “我在龚滩等你”,写在镇口大门红石上的宣传语暧昧着。
 
  那年,是个春节长假,我们经历了车祸的曲折,翻山涉水来过这里。
 
  整体搬迁来此的龚滩还在营建中,一大半建筑工地的纷乱,没有“等你”的感觉。
 
  这次,还是在那片水边,氛围变了,情趣有了。
 
  巧的是,我在一幢古色古香的木板楼上,真还等到了一位头天晚上在彭水幸会的个性烈女。
 
  正好把那句“我在龚滩等你”玩笑的送给了她。
 
  一路上,也成了同伴的取笑话题,多了份旅途的故事。
 
  本来是要先去看重庆酉阳的桃花源,比较一下和心中的桃花源有何不一样。
 
  因为清明时节的纷纷雨,就无奈弃“源”而赴龚滩。
 
  一路秀山碧水,一路细雨飘零,直达古镇。
 
  密密雨丝,给古镇绣了个纱布面罩似的,好一幅朦胧的山水写意。
 
  清澈的乌江,明镜般的映照。
 
  一岸是白纱绕青山,一岸是层层叠叠吊脚楼。
 
  雨润风景,怎么看都是舒服!
 
  雨洗后的街石光洁得发亮,亮得滋润。
 
  一边顺着街石往场镇而去,一边打望着那画境般的山水楼阁。
 
  街道上,多为木制吊脚楼,土家族的建筑风格。
 
  来的人多了,街上遍布着客栈。
 
  临河的一面是最好的住处,丹青彩画就挂在窗棂之外。
 
  这般景致,不由人联想起杜牧的诗句:“千里莺啼绿映红,水村山郭酒旗风”。
 
  这般的诗情画意,美得摄人心魂。
 
  把鲜丽的照片PS一番,给了个怀旧的色调,恍若把时光拉到了古镇的前世。
 
  乌江穿越峡谷,连接蛮荒与外界。
 
  旧时原址的龚滩,是商旅繁华之地,货物与文化的运送传播,船夫的号子响彻山谷云端。
 
  也为战略纷争之地,汉苗土家间攻城夺寨,也留下了腥风记忆……
 
  临时改道而来,没有预订住宿,却不慌张。
 
  这些年,龚滩的名气做大了,往来的客人多起来,配套的服务也在尽善尽美中,餐馆、客栈多的是。
 
  一行人便作了分工,由最勤快的陆军去找寻和落实今晚的归宿。
 
  我便可放慢脚步,悠悠然,品读这里的楼阁与草木。
 
  龚滩的品味,在于它的宁静。
 
  没有过度的开发,让它有幸还保存着原有的滋味。
 
  虽然是因为电站的建设,它本身也是这里的新客,但在建设者的别出心裁,使它的那份淳朴的品质得以还原。
 
  初识此地的外地人,若是不明其建设的背景,基本上看不出它建设的年代。
 
  它的古朴,它的安宁,它的风情,显现出由来已久的风韵。
 
  一场飘雨,更让其少了打扰。
 
  整洁的街道静悄悄的,偶有鸡鸣狗吠之声,或风吹春枝的轻盈。
 
  这样的静,给细雨如诗的诉说以展示的机会。
 
  嘀哒嘀哒,与屋檐碰撞,在伞花上舞蹈……有趣的是街道与街道连接处的石桥。
 
  那是建筑上少有奇趣,桥上有桥,桥上重桥,重重叠叠,纵横成趣。
 
  既给流水以畅通,也让山崖上开凿的路径得体的构建。
 
  四月芳菲天,红艳出墙头。
 
  家家门前,红灯笼,鲜艳花,姹紫嫣红,笑得灿烂,亮得明艳。
 
  看,这家的月季,团团簇簇。
 
  就像古镇的人们,都把好的东西奉献出来,与大家一起分享。
 
  既美了街头,又香在心间。
 
  龚滩吸引我的就是古镇里的人们还没有全被市场化。
 
  仍然居住在古镇的这些龚滩人,依然跟他们的祖辈们一样,保留了俗世中难得的纯朴。
 
  沿着斑驳的石板街,步入小巷幽深处,古镇悠久的历史文化和浓郁的土家风情,令人沉醉。
 
  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,也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,对来客报以热情的招呼与微笑了。
 
  没有异乡的慌张,像回家一样的亲热与亲切。
 
  古镇上最多布局的就是餐馆和客栈,这都是为游客准备的。
 
  无论多远的客人,来了都是一家人。
 
  无论从多远的地方赶来,来了就有回家的感觉。
 
  质朴的土家人,从来就是这样的热情好客与友好。
 
  过了一段一段的老街路,街衢相连,房舍相依。
 
  偶见一道灰砖穹门立于街道,且有石上题字“第一关”。
 
  其实,以前的古镇也有城防的设置,从古镇的外围进入到镇中心,设置关门以防备“不速之客”。
 
  当然,现在的关门已经洞开,任人自由进出。
 
  在龚滩得以保留的除了吊脚楼的民居小院,还有大户人家或官署衙门的高墙大院,比如,冉家大院,是龚滩土司的家院;比如西秦会馆,是湖广填四川的移民聚会之所;比如,江家院子、夏家院子、李家院子……
 
  夏家院子在古镇的高处,木质的牌坊,是拾级而上的入口。
 
  整个古镇是前临乌江背倚青山,层层叠叠,纵横交错。
 
  从牌坊处沿梯级而上,往前看,又一排排的石级木屋,回头望是片片灰瓦在雨洗之后泛起的亮光。
 
  透过屋脊之间的缝隙偶尔能看到翡翠色的线条,那时静得感觉不到流动的乌江。
 
  当走到最高处的时候,已经看不到了深谷中的江水,居高临下几乎可以看到古镇的全貌。
 
  对岸的青山迷雾把古镇包围着,根本感觉不到下面的河流。
 
  当找客栈的陆军打来电话,我已差不多把古镇溜了一圈。
 
  再至龚滩,有了对古镇更多的认识与了解——龚滩是一个神秘的土家族苗族聚居之地,是一个能够凝固历史的与世隔绝的古村落,只要到过龚滩的人们只要一提起龚滩,脑海中会常常浮现出纤夫、乌江、乌色、傩戏这样的字眼,一种探古寻幽之情就会与日俱增。
 
  沿着队友们召唤的方向便寻路而去,该去与已在客栈的队友们汇合了。
 
  今晚的家——仁义酒店。
 
  在要遍街的客栈中找寻到它,也不是很容易的事。
 
  龚滩问路,也是件幸福的事。
 
  无论大人,还是孩子,无论闲坐的老人,还是忙碌的大嫂,他们都会热心细致的指引的最方便的路径。
 
  带着方言的朴实话语里,有一股浓浓的乡情。
 
  到了,仁义酒店,数百家客栈中的一家,既有温馨的房间,还有土家风味的美食。
 
  大门口是金黄门板,房间的阳台上悬挂着大红灯笼,这样的色调,将古镇融进一片喜庆与柔美之中。
 
  我的房间正好临江。
 
  站在阳台上,一江碧水两岸青山尽收眼底。
 
  古镇之下,一条滨江堤岸直接伸到码头。
 
  虽然飘着细雨,码头上仍有不少的游客准备乘船游览。
 
  岸边的画舫拉了汽笛,它将载着人们驶进乌江画廊。
 
  河中的一叶扁舟,飘在绿幽幽的江面。
 
  船夫似乎在收网了,任小舟随风飘摇。
 
  下楼就是仁义酒店的餐厅。
 
  一大堆人围在一起,叫上好菜,有鱼有肉也有野菜豆花,在对面的老酒铺打来白酒,神吹海喝,好一夜的到灯红酒绿,歌舞笙箫……半醉半醒之间,一群半疯半癫的开心队友,走上半明半昧的街头,一路漫步一路说着半明不白的开心话题。
 
  我以为,这是人之境界,一种可以放下可以释放可以纵情的境界。
 
  一处很亮堂的高墙大院前,过往的行人都会却步于此。
 
  门楣上写着这里的名号“西秦会馆”。
 
  会馆是清朝年间陕西商人张朋久开辟的。
 
  当时四川盐务总局在此设了一个贸易处,这使得龚滩成为该地区当时的一个商贸集散地。
 
  因为当时的龚滩乃至附近贵州、湘西地带,盐务是生活的命脉。
 
  食盐可以作为钱币使用,可以换来任何东西。
 
  张老板为过往的陕西老乡修建会馆,大家常可聚在一起,谈生意,话乡情,通信息,结友谊。
 
  巡着亮光而去,会馆的门大开,四合院里灯火通明。
 
  一进门的上方像是个唱台,中间是一个较大的天井,最里面是个几根柱子支撑着的大厅,大厅的一头有幅很旧的观音像壁画,旁边有条通往后院的石梯。
 
  戏台对面的大厅里高朋满座。
 
  没有人唱戏,却有人专注着舞台。
 
  好像戏台上正在上演着精彩的秦腔,一声声高亢低沉的起起落落,唱响着人间冷暖。
 
  天井两壁的串串红灯笼,把会馆的夜色点亮。
 
  这里,也成为了龚滩古镇上最亮丽的风景。
 
  那个静坐的女孩,怎么会一脸忧郁?面对喜庆的灯笼何必要黯然神伤?素不相识,不便去打扰一个姑娘的心事。
 
  或许如一个朋友玩笑所言,那是一幅失恋的神情。
 
  原来,龚滩,也是一个可以给心灵疗伤的地方。
 
  如果想吃点什么,街头上随处都有各有所需的滋味。
 
  土鸡蛋,烤豆腐,还有米酒汤圆,酸辣粉,哪一样都会让人因食欲而垂涎。
 
  回到客栈,枕着窗外的江风与涛声,能以成寐。
 
  约上亦难入睡的同伴们,摆开麻城,一夜大战。
 
  战斗的间隙,忽闻声声更响,还吆喝着“各家各户,注意防火”。
 
  这种旧时乡间的打更本已失传,再能听到,勾起怀旧的情绪。
 
  罢战之后,半卧床上,忽生心事——想起镇头石头上的那句话:“我在龚滩等你!
 
  ”独身多时,等我的人在哪儿呢?记得上一次来龚滩,也是寂寥着心情。
 
  而今,依然!
 
  看着别人的成双成对,今夜,好想有一场重新开始的恋爱。
 
  睡得晚,却没有贪睡。
 
  幸好没有贪睡,不然就会遗憾错过的风景。
 
  还在房间里,看不到大街上青石板与黄木门,窗外,是对岸的青山,淡淡的一层雾罩着,给它披上了一件薄纱,若隐若现着山的嶙峋、树的翠影。
 
  起伏了,天该放晴了。
 
  披衣走上房间外的阳台,乌江的清澈是不是从来如此?渔舟静泊着,它在和水中的鱼儿一起还在安睡吧。
 
  眼前屋顶的黛瓦经春雨的清洗,在晨光中泛着光泽。
 
  那点点的亮,照进我昨晚的心事。
 
  吆喝着伙伴们起床早餐。
 
  趁着天晴,告别龚滩的淅沥,开始今天的行程。
 
  告别龚滩时,雨后的天空还是没有完全的亮开。
 
  但我觉得自己的心空开始了晴朗。
 
  龚滩古镇,一首婉约的古诗词,一卷神奇的水墨画。
 
  匆匆而过的我,难以在短时间用镜头将其优美风光、深厚内涵一一捕捉、定格。
 
  但这里给我的启迪,是要一直的往前走,下一个旅程,还得继续。
 
  即使我不再来,只要在路上,就会有风景。
相关文章